京东“微商大军”浮出水面

提及微商,很多人会表示观感不太好。然而随着巨头入局,如今的微商正在被编入正规军,芬香就是案例之一。

在公开宣传里,芬香是京东的战略合作伙伴,全部业务都基于京东购物平台。

同时,芬香的核心创始团队也全部来自京东:创始人邓正平是前京东移动电商总负责人,技术合伙人是原京东产品技术总监,运营合伙人是原京东商务运营总监。

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芬香都像是京东的一个内部孵化项目。事实上,芬香的前身叫“京小妹”,正是脱胎于京东的“超新星计划”。

这一计划于2018年6月立项,全称叫“超新星全员导购社群电商计划”。所谓全员导购、社群电商,也就是调动京东员工的力量,向各自能接触的客户进行商品推销。

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一个快递小哥的故事:这位小哥除了送快递,还跟客户建立了不错的联系,他拉了一个微信群,每天搜集商品优惠信息,方便大爷大妈们购买。

这就是超新星计划的一部分。

针对不同消费群体,超新星计划推出了“京小妹”、“京小哥”、“京小服”、“京小家”、“云店”等6类小程序矩阵。

同时,京东还打算在美妆、母婴、校园、乡村等细分领域推出“京小美”、“京小娃”、“京小校”、“京小村”等类目。

截至2019年底,这项计划打造的社群总量超过了9万个,年交易额达到了6个亿。其中效果最为显著的,当数服务于微商群体的“京小妹”,也就是如今的芬香社交电商。

去年双十一期间,芬香借助7万个社群,只用了9分58秒,就助力京东实现了成交额破亿的战绩。

微商:京东杀入下沉市场的最大利器

毫无疑问,下沉市场如今依旧是巨头的必争之地。

为狙击拼多多,阿里重启聚划算,推出淘宝特价版App,京东将“京东拼购”更名为“京喜”,取代京东购物接入微信一级入口。

除了拼平台,在具体玩法方面,阿里的淘小铺,京东的超新星计划,小米的有品有鱼,网易的友品购购,实则都在试图通过类似微商的方式,对标拼多多的砍价拼团,打入下沉市场。

但值得留意的是,在社交电商这一领域,京东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。这一优势,我们认为会成为京东杀入下沉市场的最大利器。

首先,相较于以往朋友圈来路不明的微商,京东具备强大的正规供货体系。所有商品都来自正规京东店铺,货源更靠谱。

其次,相较于阿里、苏宁、国美、网易等电商巨头,京东独享微信的流量扶持。背靠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,京东做社交电商,可以说是最为名正言顺。

另外,相较于线下零售商,京东不仅具备发达的电商服务体系,同时也已经具备成熟的微商社群网络。

根据京东方面的数据,目前其全国社群数量达9万个,预计两年内能达50万个,服务1亿客户。

这1亿客户哪里来?显然不是一线城市。

在目前的超新星计划用户当中,一线城市只占26%,二线及以下占74%,其中县域乡镇用户占比已经达到了18%。

还有一份数据是,在中国9亿网民当中,有6.5亿的月收入都低于5000元。

因此,纵观整个中国,来源正规、主打优惠的社交电商,其市场比很多人预想的要大得多。

谁更需要社交电商?

社交电商,从本质上来说,它是一种购物方式。

它通过各大互联网社交平台,比如微信、小红书、微博、抖音等,利用品牌账号、明星KOL账号、用户个人账户等,凭借分享、内容制作、分销等方式,实现对传统电商销售方式的迭代创新。

从某种角度来看,电商是把生意从线下搬到了线上,而社交电商,则是把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联系,从电商平台延伸到了社交圈。

对于平台和商家而言,社交电商是必然选择。

一方面,面对同行的残酷厮杀,任何一个电商巨头都无法坐以待毙。当拼多多面向下沉市场开启砍价拼团,并成功赢得近6亿用户的时候,其它平台必然跟进。

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如今国内外品牌商家都危机四伏:销量下降、库存爆表、营收和利润大幅下跌。面对此情此景,商家只能加码电商,寻求更多出路。

值得留意的是,过去商家会花大量成本做在线广告投放,这部分钱由平台拿走。而如今商家纷纷勒紧裤腰带过日子,必然要选择更实惠的推广方式,个人推销员就成了不错选择。

对于推销员而言,社交电商是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无需自己开店,只要有时间,愿意花精力去经营,人人都能从中获得收益。从事社交电商,显然已经成为一种职业。

事实上,根据京东的数据,京东已经为将近40万从业者提供收益。这其中包括2.2万快递小哥,以及占比高达90%的宝妈和微商群体。

最后,对于消费者而言,社交电商其实还存在一些问题。

比如目前的社交电商还难以实现面向每个消费者进行精准推送,这对于消费者而言,也就难以形成购买力。同时,消费者不会每天都有购物需求,因此无论是通过朋友圈还是微信社群推送商品,都极易造成用户流失。

如何围绕消费者的需求,而不仅仅关注平台和商家的需要,这考验着社交电商的每一个从业者。

尊重行业规范,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。文章为作者观点,不代表电商报立场。

相关阅读